中美数字经济的差距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腾讯研究院(ID:cyberlawrc),作者:闫德利(腾讯研究院资深专家),题图来自:unsplash


我国数字经济领先全球。联合国贸发会议(UNCTAD)认为,中国和美国共同领导着数字经济发展。根据信通院数据,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二位。然而与最高水平相比,我国在多个关键指标上仍存在较大差距,存在有待补齐的短板,主要体现在核心技术和理念塑造、产业互联网、国际化、人才和碳中和五个方面


一、核心技术和理念塑造:历史因素所致


数字技术起源于战争。“二战”中,同盟国为满足快速计算需要,在艾伦·图灵(英)和冯·诺依曼(美)两位先驱的指导下开始研发电子计算机。1943年,英国发明了第一台可编程的电子计算机——巨人计算机(Colossus Computer),以破译德军密码;同年,美国为完成火炮弹道运算,开始研制可编程的通用计算机ENIAC。三年后,该机器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宣布诞生。


英美是数字技术先行者,20世纪几乎所有重要发明均诞生于两国,例如电子计算机、晶体管、集成电路、阿帕网、微处理器、移动电话、PC和万维网。如下表所示。携上世纪之余威,美国至今仍引领着核心技术的发展方向。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(UNCTAD)前沿技术准备度指数,美国、瑞士和英国分居前三位,我国仅居25位。根据ICinsights数据(2021),全球前15名的半导体厂商中,美国有8家,中国仅有台积电和联发科2家,且均在台湾省。我国是后发国家,数字技术创新已取得难能可贵的成绩,跟跑加快、并跑增多、领跑涌现。但与欧美国家相比,我国在关键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等方面仍存在较大差距。


表1 数字技术领域的重要发明

来源:腾讯研究院,2021年6月


与核心技术相关且类似的是理念塑造。重要的数字理念往往是由美国人或美国企业首先提出,例如:人工智能、共享经济、电子政务、电子商务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云计算、智慧城市和工业互联网等。这些都是我国的重点工作。如下表所示。我国对世界理念的贡献还较少,仅有“互联网+”等少数几个。


表2 美国首先提出的重要数字理念

来源:腾讯研究院,2021年6月


二、产业互联网:亟须迎头赶上的短板


在数字经济的大路上,美国是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“双腿跑”,我国则是“单脚跳”——费互联网一枝独秀,产业互联网刚刚起步。这使我们的旅程异常艰辛,亟须补上产业互联网的短板。


在北美15大互联网公司中,Salesforce、Shopify、Square和Zoom四家属于产业互联网公司,微软、Amazon、PayPal、Adobe和Intuit五家兼具产业互联网属性,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企业数量比较相当,如下表所示。产业互联网的优势更能体现在细分领域,在各垂直行业(如医疗、零售、物流、餐饮等)和业务领域(如HR、IT管理、财务、CRM、协同管理等)都能孕育出若干专业小巨头,呈现出百花齐放、灿若星辰的市场格局。


表3 北美15大互联网公司

来源:腾讯研究院,数据截至2021年6月2日


云计算是产业互联网的基石,我国的云市场仍处于培育期。根据IDC数据,2020年我国公有云市场规模为194亿美元,仅占全球的6.5%。软件定义世界,SaaS引领未来。我国SaaS市场规模仅占全球的2%(IDC,2019)。相较于美国,我国SaaS“落后十年,十倍差距”。


三、国际化:我国多数互联网公司的业务仅限大陆地区


美国公司天然是国际化公司,面向全球提供服务。美国企业平均有35.9% 的收入来自美国之外,其中科技行业国际收入占比最高,达55.86%(来源:Morningstar,2019年9月)。五大科技公司中,苹果、Facebook和Alphabet三家的国际收入占比均超过一半,微软接近一半,亚马逊也有27%,如下图所示。美国很多创业公司也是国际化公司,例如金融科技独角兽Spoton成立仅有4年,但业务已拓展到墨西哥和波兰两国。


图1 2020财年美国五大科技公司国际收入占比

备注:亚马逊把收入分成北美、国际和AWS三个分部。因此,亚马逊的国际收入未计入加拿大,也没有计入AWS的国际部分。


我国多数互联网公司主要服务华人市场,国际收入少到无须在财报中予以披露。在十大互联网公司中,只有小米受益于中国制造,国际化业务取得了与美国巨头相当的成绩,2020年占比达到49.8%。其他9家中,只有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家公布了国际收入情况,2020财年两家公司国际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均为7%。


四、人才:移民撑起美国数字经济半边天


美国高等教育发达,是一个多元化的移民国家。移民更具冒险意识和创新精神,他们撑起了美国数字经济的“半边天”。根据Kpcb数据(2019),在美国市值最高的25家科技公司中,有15家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美国人创建或参与创建。雅虎、eBay、Google、Facebook、PayPal、Zoom、Uber、Snowflake、Palantir、Slack等众多数字公司是由第一代移民创建(或联合创建),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是第二代移民,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继父是古巴移民。美国数字公司还聘请了众多外国人担任重要岗位,微软、Alphabet、Adobe、IBM等公司的CEO都是印度裔,他们在印度出生并读完本科。


华人也走向世界,在海外创立了众多优秀互联网公司。Sea是其中的佼佼者,是东南亚市值最高的公司,其创始人李小冬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,公司核心领导团队以华人为主。Zoom、DoorDash、Upstart Holdings、Opendoor、Wish、YouTube、雅虎等美国著名互联网公司都是由华人创建(联合创建),如下表所示。


表4 华人在海外创立的部分互联网公司

来源:腾讯研究院,数据截至2021年6月7日


我国也聘请了很多外国专家,他们为建设中国作出了贡献。但我国互联网公司中来自外籍的雇员数量还非常少,基本上是本土人才。与美国“国际市场、国际人才”不同,我国是“国内市场、国内人才”。在互联网的人才竞争中,我国处于明显劣势。


五、碳中和:多家欧美数字科技公司已实现碳中和


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重要问题。《巴黎协定》(2015)提出“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2°C之内,并努力将气温升幅限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1.5°C之内”。近年互联网公司积极推进碳中和,大力倡导低碳减排,以加快实现该目标。


目前,欧洲五大互联网公司中已有2.5家实现碳中和:Adyen和Zalando均在2019年;另外半家是Delivery Hero,其欧洲业务从2020年实现碳中和,并承诺2021年成为一家碳中和公司。美国十大互联网公司中,已有5家实现100%可再生能源——谷歌、苹果、Netflix、Facebook和Intuit,另有4家把目标时间定在了2025年之前;已有6家实现碳中和——谷歌、微软、Adobe、Intuit(全球运营)、Salesforce、Facebook(范围1和2)。如下表所示。


表5 美国十大互联网公司碳中和情况

来源:腾讯研究院,2021年6月


我国是全球第一排放大国,作出了“2030年碳达峰,2060年碳中和”的庄严承诺。但目前来看,国民碳素养还有待提高,绿色环保理念尚未充分融入百姓的生活学习、企业的生产经营而成为一种习惯。人们过度消费、铺张浪费的现象比较普遍,没有哪家企业实现碳中和,甚至鲜有企业对碳足迹做出清晰统计。
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留言
回到顶部